羽呵

在图书馆逛了两圈,内心充满了吹爆它的想法

双重幻梦

 • 人设属于天野娘,ooc属于我
 • 虽然想写all27但似乎写着写着就会串cp,所以并不敢乱标cp(眼神中充满了绝望)
 • 新人新文,不想当写手的渣画手不是好学生(bu)
 • 佛系更新,六篇完结(大概)
 • 想写一个偏悬疑的故事(其实应该是狗血)
 • 另,是围绕着原著展开的故事,鬼知道我为什么会打上[架空](被自己蠢哭)
 • 以上,可以接受的话就开始吧
  “狱寺殿下,紧急逃生飞船在一般情况下是不可以动用的。何况您也没有沢田殿下的命令。”电话中传来的声音多了几分平日里没有的冷冽。
  狱寺隼人沉默的抬起手点了一支烟,深深地吸了一口。他凝视着被手中打火机中跳跃的火光照亮的屋子,久久不语。
  屋子已经称得上是凌乱不堪了。废弃的草稿纸被丢的到处都是,烟灰缸里也塞满了抽过的烟头,烟灰与窗外落入的灰尘混在一起,在地上铺了薄薄一层。屋子的一角则是一堆东倒西歪的泡面碗。很显然,屋子的主人已经过了很多天的邋遢生活。
  但令人惊奇的是,屋子正中央的办公桌却被收拾的很整齐。艰深晦涩的书籍被分门别类的摆放在桌子上,铺开的草稿纸上整齐的列着繁复的公式。公式的最后,是用红笔圈出的一个结果。
  结果是用G文字书写的,除了狱寺,没人清楚这些奇奇怪怪的符号到底意味着什么。
  狱寺将手中的打火机抛到办公桌上,又将整个人靠在椅子上仰起头,用手盖住了那双平日里如同翡翠般碧绿澄澈,而今却布满血丝的双眼。
  他似乎是组织了一下语言,才重新开口说到:“巴吉尔,我是十代目的左右手,就算再过一百年,我也绝对不会做出对十代目不利的事。”
  他的声音带着他自己也想象不到的嘶哑,但他没有精力去思考这些,他的呼吸因为过度的紧张而无意识的放浅。他安静的等待着对方的回答,可对方仅仅是长时间的沉默。
  就在他觉得对面已经不可能再回答时,巴吉尔的声音才再次响起:“我明白了,紧急逃生飞船我会派人准备,也请狱寺殿下不要忘记刚刚所说的一切。”
  狱寺深深的呼出一口气,他知道他成功了。
  [只是我可能会让你失望呢,巴吉尔。]他挂掉电话,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却又在瞬间变回一个堪称冷漠的表情。
  他察觉到有人来了。
  “你来了。”他这么说着,声音中带着几丝不易察觉的愠怒,不知是因为来者的到来时机不当而对其产生的不满,还是对自己那一瞬间的软弱感到懊恼。
  “嗯。”隐藏在黑暗中的男人慢慢抬起头,脸上的笑容一如既往的爽朗,却也同样带了几分苦涩:“计划进行的很顺利,云雀和六道骸已经准备好了。”
  “那就该我们了。”狱寺把烟头狠狠地按灭在烟灰缸中,站起身来。久坐后突然站起所带来的晕眩以及状态奇差的身体使他十分明显的踉跄了一下。他用双手撑住桌子,大口大口的呼吸着。
  他抬手拍掉男人伸来想搀扶他的手,跌跌撞撞的走到门边,无力的倚在了门框上:“你还是担心一下你自己吧。”关心的话语从他口中说出来时带着让人无法忽视的傲慢。可很显然,男人早已熟悉了他的说话方式,他只是面带苦涩的对狱寺微笑着,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说。
  狱寺心里清楚自己的状态很差,但他只是在男人看不见的地方狠狠地咬着嘴唇保持自己的意识处于清醒状态。
  他略显僵硬的站在门边,思考怎样行走才能避免让身后的男人看到他因痛苦而略显扭曲表情。毕竟在这个节骨眼上,他不会允许自己给任何一个人增添麻烦。
  [只要再撑几天,一切都会结束。]他这样告诉自己。
  一切都会结束。
  他动作迅速的关上身后那扇大门,然后单手扶着墙,狼狈却又迅速的向他该去的地方走去。
  可能是因为走的太快,也可能是因为男人的说话声音过低,狱寺隼人并没有听到屋内男人近乎叹息一般的声音:“辛苦了,狱寺。”
  [这明明是我们提出来的计划,却让你那么辛苦。]男人抱紧了自己手中的竹剑,靠在门上仔细听着。不一会,狱寺的脚步声彻底消失不见。男人对着房间中的镜子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表情,也推开门出去了。
  “云雀和骸暂且不必担心,那就只剩下……”他一边低低的自言自语着,一边再次缓步隐入了黑暗中。

总结疑点
1.狱寺为什么会如此邋遢
2.失望
3.极差的身体状态

[架空][双重幻梦]

 • 人设属于天野娘,ooc属于我
 • 虽然想写all27但似乎写着写着就会串cp,所以并不敢乱标cp(眼神中充满了绝望)
 • 新人新文,不想当写手的渣画手不是好学生(bu)
 • 佛系更新,六篇完结(大概)
 • 想写一个偏悬疑的故事(其实应该是狗血)
 • 以上,可以接受的话就开始吧

  “公元3026年,人类进入太空时代。宇宙飞船已经普及到每个国家,为探索宇宙而出航的星际飞船数不胜数。彭格列号作为其中性能最优良的星际飞船,肩负起了探寻宇宙尽头的使命。”青年的指尖轻轻划过泛黄的纸张,语调平淡的念出百年前的历史。
  他轻轻地舒了口气,指节在桌上无意识的敲打了两下,似是在思考着什么,又似乎只是感叹时间的流逝。
  片刻,他回过神来,站起身将文件放回落着尘埃的书堆中,小声的抱怨道:“从资料室中将这些找出来可是很费劲的,你怎么突然想看这些啊,reborn。”
  虽说是抱怨的口气,但青年脸上依然是一副仿佛能包容一切的温暖笑容。
  被称为reborn的小婴儿一脸无辜的眨了眨黑亮亮的眼睛,却并没有回答青年的问题:“你刚才在想什么,蠢纲?”
  “只是觉得这份文件的字体比较眼熟罢了。嘛,毕竟是手写的吗,可能是以前在哪见过吧。”青年略微思考了一下,突然意识到有点不对劲。
  “喂reborn,不要岔开话题啊!”
  reborn拉了拉小礼帽的帽檐,嘴角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弧度:“谁知道呢。”
  [谁知道你究竟是在说什么啊。]青年望着自家老师离去的,洒脱不羁的背影,无奈的叹了口气。
  他身了个懒腰,准备将书堆搬回资料室,却突然看到桌上一口未动的咖啡:“真是的reborn,既然不喝就别让我帮你煮咖啡啊!”他气鼓鼓的端起桌上无人问津的咖啡抿了一口:“明明我的手艺已经进步很多了啊。”
  他叹了口气,任性的忽略了地上的刚刚准备搬走的书堆,捧着咖啡坐回了办公桌后。
  [抛开该送回资料室的书本文件不提,今天也要干劲满满的处理文件呢。]他微笑着翻开手边的文件看了起来。
  然而,没看多一会,青年就动作迅速的合上了文件。
  [一定是我看错了,这种事怎么可能会发生呢,绝对是因为我打开文件的方式不对。]他小声的自我催眠着,然后深吸一口气,再次翻开了文件。
  “恭弥和骸为什么又打起来了啊!隼人近来不是很可靠的吗怎么也跟着打起来了啊!劝阻不住是什么鬼啊!飞船上的农田可是拆一块少一块啊!这样下去家族高层干部全体都得因为饥饿强行休眠啊!”青年无力的将头磕在桌子上。
  [啊啊,又要缩短睡眠时间了呢。等我处理完财政问题绝对要把这些自然灾害冻成冰雕。]青年颇为苦逼的想着,然后再度投身进了处理财政赤字问题的大业中。
  然而再次有人打断了他。
  “boss,我可以进来吗?”门外传来少女独有的柔软声线。
  “啊,当然。有什么事吗,库洛姆?”
  青年向门外的少女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而相比初见时成长不少的少女也破天荒的有些脸红,以至于脱口而出的话语也带了些慌乱:“那个……我听说骸大人他们又导致财政赤字了,所以……我学着做了一些糕点作为慰问品,如果不嫌弃的话请收下。”
  说着,她将手中的便当盒递了出去,像是做错了什么一样不敢对上青年的眼睛。
  [其实他们造成的破坏并没有严重到把我气的需要慰问品哦。]
  “啊,非常感谢,库洛姆。”青年感激的看了一眼害羞的少女。
  [如果大家都像库洛姆一样安静就好了。]青年品尝着精致的糕点,如是想到。
  不,少年,如果那群自然灾害像库洛姆一样安静害羞的给你送糕点的话,你才会真的疯掉。(划掉)
  青年开心的享受着难得的下午茶,却听到一边的库洛姆有些担忧的声音:“处理财政问题还需要很长时间吗,boss?”
  “最少两天吧。”青年思考了一下,回答道。
  “那个……不如让人将食物送到这里来吧。我是说……毕竟财政是一个大问题,还是早点处理完比较好。”
  青年再次思考了一下,露出一个标准的大空笑容:“也好。那就麻烦库洛姆代我转达一声了。”
  然后他就目瞪口呆得看着一向文文静静的库洛姆近乎粗暴的抢过便当盒就跑。
  [奇怪,库洛姆今天见我怎么就和老鼠见了猫一样?难道是我最近没睡好,黑眼圈太浓吓到她了?]青年百思不得其解,最终认命的去处理文件了。
  另一边,几乎是逃出首领办公室的少女跌坐下来,把头轻轻的倚在了门上,长舒了一口气。
  “至少两天吗……”她喃喃自语着,眼神逐渐变的坚定:“计划要加快了呢。”

总结疑点
1.为什么reborn不喝咖啡
2.为什么文件字体会显得眼熟
3.为什么守护者们会打起来
4.库洛姆的来意
5.计划

我的目标是——画出一副扑克牌!
然而离目标还有好远……

最近刚刚被同学安利了时之歌,然后义无反顾的爱上了大祭司[捂脸]。从网上搜图临摹的,应该是还能看……吧?

十二月的日历
……虽然晚了几天

贴错的胶带与强行的古风与我……
伤心

就算纸胶带回来了也没有什么用系列。
论我为什么画了这么多小清新的排版。
为什么我买的全是古风胶带。
我还要写多少页才能用到我的新胶带。
或者我什么时候才能治好我的强迫症。
我已经是一条废咸鱼了。